当前位置: 主页 > 传世私服网 >

自那日在西子湖畔遇到姑娘

时间:2018-10-04 10:39来源:黑山湖 作者:摄影师JIANG 点击:
白蛇纪,轩辕剑 *王秩美 (一) 司马迁《史记。高祖本纪》中有一语:汉室刘姓高祖刘邦,曾作泗水亭长,一日押送乡民去修秦王墓时,遭遇白蛇挡路,众人皆忙乱逃路,唯独刘邦不惧,挥剑宰白蛇,“蛇遂分为两,径开。” 蛇身已死,血洒满地。白蛇此说,为刘邦取

白蛇纪,轩辕剑

*王秩美

(一)

司马迁《史记。高祖本纪》中有一语:汉室刘姓高祖刘邦,曾作泗水亭长,一日押送乡民去修秦王墓时,遭遇白蛇挡路,众人皆忙乱逃路,唯独刘邦不惧,挥剑宰白蛇,“蛇遂分为两,径开。”

蛇身已死,血洒满地。白蛇此说,为刘邦取得众多名望,从而各路贤者奔赴而来,会萃在其之下,成为他手中重兵,从此刘邦前进疾速,声名远播,数年之后,更是打下了汉室江山,成为一方霸主。白蛇之说,更是被人们传得神乎其神,见着常曰:白蛇乃是地下白帝下凡,云游在此。刘邦乃是赤帝之身,所以能够宰白帝而定天下。众口纷纭,无所适从。但是此事在经年累月之后,就被世人当成一种:大凡王者,必是非同一般之身的一种传言。以至从此,刘氏先人刘备,白帝城托孤,有人特别联想出,凡事皆有因缘际会。当日刘邦取白蛇之命,本日在白帝城,刘氏先人却孤苦无依。

然,未尝有人知道,就在当日刘邦宰白蛇之后,等刘邦一去,分红两截的蛇竟然各自长出其中死去的一截,化为两条蛇,各奔东西,隐入山中,不见行踪。

没有人晓得,这白蛇真是白帝下凡,只是当日卧居在路上,实在是由于,白帝肚中已有儿女,身旁没有他人可助其产子。腹痛而行路难,不想竟然现出原形。白帝原是白蛇之身修成仙者,内功修为早已使其洗手不干,只是由于这子女虽能沾染其母的仙气,但是到底资历尚浅,无法脱离母体。白帝正在进退两难之际,不想遇到刘邦众人。到底是仙家修为,一看目下此人,有王者之气,恰恰又路经此地,恰恰又遇到自己腹痛而无法挪动转移,而且,这目下此人,虽说是帝王之相,可是到底还是常人,眼光狡黠处,略觉得心胸不大。白帝难免心中一声长叹:天将亡我啊。姑娘。但是到底爱子心切,她下认识地吐出舌头,做起了抗争。

刘邦的利剑一刀而下,正中关键。白帝眉头紧皱,一口血喷了进去,她瘫倒在地,悉力护着自己体专家将冒出的儿女,待刘邦走远,才喘出末了一口吻。白帝一死,一对儿女就从腹中游出,远离白帝的躯体,钻入山中,远远而去。

(二)

一向风和日丽的江南,西子湖畔,这一天卒然下起了绵绵细雨,有一男子,一身白衣,面上蒙着一条绣着双飞蝴蝶的白纱,站在开往断桥的一艘小舟上。白衣轻扬,随风而裙袂飞舞,飘飘然如同腾云跨风般。细雨如梭,密密集集地迎面吹来。一阵风吹落了她的面纱,面纱随即飘落于湖中。不远处的游人不由深吸了一口吻,这男子,真是美若天仙啊。

舟上有一青衣良人,看到此景,猛地一下子跳入湖中,抓起那张面纱,爬上舟之后,深情款款地送到男子面前,浅笑道:“姑娘,在下失礼了。”

男子轻轻一笑,颔首施礼:“多谢公子替奴家找回此物。”

青衣良人笑道:“姑娘客气了,在下刘云舟,不知姑娘是何芳名?”

男子轻轻一皱眉,但是很快又克复了笑颜:“奴家姓白,单名一个素。”

“白素?!”青衣良人傻愣一下,又笑道,“这白素名字,可是令我想起一个传说,有个男子叫白素贞,曾经也在这西子湖畔留下了一个动人的传说呢。不知姑娘这名字,可与这个有相干?!”

男子夷犹一下,转头笑道:“奈何能没有相干呢,此生最尊敬的男子,无非是她了,这名字,也是由于她取的。世人说她乃千年蛇妖,说她是祸患,其实,说到底,不过是个不幸的女人云尔。相公不疼,儿子不爱的,末了还被关在这雷峰塔下,受尽千般万劫,无非是爱上一个不值得爱的人,使得自己受尽侵害的不幸人而已。奴家此次前来,就是来看看她,就算是看不到她,也算是作为女人,设身处地地为其慨叹而已。”

青衣良人一愣:“不过这个只是传说,姑娘何以如此较真啊?”

“空穴不来风,来风必有因啊!”男子一笑,抬眼看小舟曾经快到了雷峰塔所在的山脚,眼里浮起一丝笑意,颔首道:“公子多谢了,奴家须得上前去,要是有缘,他日再与公子叙叙家常。”

刘云舟难免缺憾隧道:“姑娘可否告知家住哪里,他日可上门造访?”

男子略一沉疑,颔首道:“南峰山上不老松,南峰山上风浪亭。此心怜尽苍闯事,松下亭中一杯鸣。”

刘云舟的眸子里闪过一道亮光,心中情不自禁的一种慨叹:“姑娘,他日,我定来访。”

男子颔首浅笑,娉娉婷婷地轻移莲步,身上的雪白长裙随风轻舞,飘然若仙,不由使刘云舟心神泛动,站在那里,直愣愣地看着男子远去,好像落空了灵魂一样。

划舟的老者不由一笑:“公子,这白素姑娘,可是我的常客呢,她每年四月十六,必然会映现在这舟上的。公子可以去找这姑娘的家宅,如若找不到,也可以到老身的舟上等。现在人家都曾经走远了,公子你可是要去哪里呢?”

青衣良人一愣,也傻傻地笑起来:“如此多谢你相告,我先回去。”

“好嘞!”划舟的老者一句叫嚷,接着唱起了一首曲谣,“多说地下仙哪,美如花下月啊。西子湖上郎遇妾啊,胜过白娘遇许仙啊。风风浪波人活门啊,此曲一唱天下传啊。赶明儿我趁早啊,西子湖畔寻真爱啊。唉唉唉唉啊,世上之事不需说,男男女女的是非。郎啊娶妾啊,明个儿花轿抬啊!~”

歌声一扬,略有回音地飘荡在西子湖上。淅淅沥沥公开着小雨的西子湖,烟雾旋绕,这曲子反倒显得很空灵似的,有点天籁的感想。小舟轻划,倒好像走得很快,有着飞流直下的感想。青衣良人一阵慨叹:“这田产,倒是真的有点像是遇到了仙人一般。”

(三)

雾气层层上涌,慢慢地集合成一团云雾,挥不开,吹不散。白衣男子白素沿着烟雾旋绕处,默默地向前走。那团雾气好似被一种气力操作把持着一样,都向她围了过去,清风传世截图。听任她悉力抗拒,那团雾气似乎也在悉力抵挡着她一样,使得她百般无法之下,手中一道光迅猛而出,电光闪烁间,那团雾气犹如结成冰块的晶体,落在地上哐当一声,碎片落了满地。

白素的眼里马上浮起阵阵烟雾,似笑非笑间,一个健步往前飞去,落空抵挡力的那团雾气,慢慢地退却,一直退到了雷峰塔下。

“姐姐,我来了!姐姐,你还在吗?你现在能够听到我的话了吗?”白素的眼光里,点点泪水,似乎就要涌进去。

略久,声响从塔里传进去,显得有些疲乏:“白素,你来了啊?没想到这么多年,你还是这样子想着姐姐,要来救姐姐。”声响顿了顿,又有些夷犹隧道,“素素,姐姐此生,或许要老死在这塔中了。法海临死前,曾经发了毒咒:雷峰塔倒,西湖水干,我才干进来。奈何这雷峰塔,是上天神力筑做。以我们的气力,哪里能够对抗啊?素素,我曾经被关了上千年,这塔内的气力也委实耗了我不少内在,想必,要等到进来一天,我已是个躯壳了。”

“姐姐,我不准你说这话。我这上千年所作的悉力,都是为了你。我修炼上千年,于南峰山中,会萃天地灵气,操纵男女阴阳之法,操纵上古秘方,吸入男人精血,就是为了有一天,可以铲除这可怕的法海咒骂。法海这个老秃驴,自己死了不要紧,还要你在这里受苦。姐姐,我们本是仙家之后,奈何母亲由于产子而在路上被刘氏所杀,我们才会沦落成妖,被他人当成害人的恶魔,处处追杀。原本法海先发现的我,可是他并不知道,我们孪生姐妹,相貌极端好似。他把我们当成一私人了。你本曾经成亲,有了儿子,可是这法海老匹夫,恰恰不肯放过你。你若不是和常人成婚,以你其时的修为,曾经可以入仙籍了。姐姐啊,你奈何这么傻,非得要和常人在一起?你难道不知道,凡夫俗子,是不懂得什么真爱的吗?他们只会操纵和侵害他人,假公济私。许仙那个家伙,至今还在轮回道里,无法转生。固执一念,终是一世侵害。姐姐啊,你为什么还放不下?你的善念,就是他人操纵你的软肋啊!”

“素素,你是说,你是说你操纵阴阳之术来修炼你的功夫?这个,不就是妖界一直大忌的吗?你要是吸入阳气越多,日后必然在你体内结成一道无法铲除的魔障,是会走火入魔的啊!你难道要入魔道不成?”塔里的男子不由地忙乱道,声响也马上清丽起来。一听这声响,不由得就会让人想到这私人应当会有多漂亮,这声响,动听地好似黄鹂悄悄鸣叫一样的在你耳边,缭绕不去。

白素嘴角一咧,对比一下最新传世sf。苦笑道:“姐姐,你觉得妖道和魔道有区别吗?异样不被他人接受,异样受尽讥笑和欺侮,异样他人要对你斩草除根。而且,现在三界之区别,早已含混,有什么人能够承担些三界公道的规则的重担?我们母亲和刘邦那家伙,原本同是仙籍,但是母亲死后,有谁曾为我们不平?本日我就算入了魔道,那又如何?姐姐那么善良,还不是被囚禁在这塔下,受尽苦处?我就算入了魔道,若是我法力高于他人,我还不是异样被人前呼后拥?谁敢在我面后任意一回,他们要是敢任意,我就要了他们的命,取了他们的魂,让他们永世不得超生。他们,又本领我何?姐姐,这个世道,唯有谁比谁特别强大,没有谁比谁特别善良!”

“素素,万万不可啊。一入魔道,便是永世不得要回仙籍啊。”塔里的男子声响略显孔殷,似乎有些忙乱了。

“白珍,你觉得你的话有压服力吗?你看看你自己,末了还不是孤家寡人,若不是我这个妹妹时时想起你,你或许早就死了。死都死了,你还在乎什么仙籍还是魔道吗?”白素嘲笑一声,手中一团带着蓝色的雾气输出塔中。她又悄悄道:“姐姐,我有恩报恩,有仇报恩。死在我手里的,都是刘姓的良人。我理想有一天,能够修成到最高一级阴柔卦,可以到王屋山,取出轩辕剑,劈开这雷峰塔。听说轩辕剑乃是上古帝王轩辕氏黄帝之剑,此剑自己就有灵性,阳性极足,唯有特别阳刚,或者特别柔的阳性才干操作把持。到岁月,我会和这把剑缠在一起,救姐姐!以柔克刚,是相互纠结。以刚克刚,是外力驾驭。姐姐,我唯有此法,才干救你。我不想你死。由于你,是我生命里独一的念想,你若一死,我也必死。”

“素素,你不须要这么做。我曾经看尽世上沧桑,在这塔里,到还是有几分安分,若是进去,发现世上早已沧海沧海,我只会觉得自己是多余的而已。素素,你不要由于我而做这些,你应当去找寻你的幸运。”白珍在塔里幽幽隧道。

“姐姐就是我的幸运。自小,素素就以姐姐为目的,若是生命里没了姐姐,素素异样在这世上,是独立的灵魂。”白素回头呈现轻轻一笑,“姐姐你宽心,素素会很快来救你。”

话音刚落,身影如同一阵白雾,飘然则去。那窈窕的身子,在云中辗转成一个美丽的云图,翩翩然,袅袅间,收放之中,顿见美好。

白雾经过一小舟,只听得舟上一人轻道:“不知道那白素姑娘,可是喜爱我去到访!”

一老翁的声响带着笑意:“都已留地址给公子了,公子哪里还须要顾虑这个。”

白素脸上呈现一阵狰狞的笑颜,这笑颜尔后又变成一阵苦笑,眼里却隐含了点滴泪水,落在这云雾上,这个飘着细雨的日子,到底是个忧伤日啊。

(四)

话说这刘云舟,原是一衙门捕快,天然是个上好的练家子。平个儿也是风风火火,利拖拉索的天性良人。做事做人,都只能用一词来形貌:“爽利爽利。”

这衙门的饭,自是不好吃的。虽说也属于官家边界,但是到底是个小小的连个芝麻官都不如的芝麻官,平居里还被老爷们呼喝来呼喝去的。这阵子,县衙里聚满了人,都是来报官查案的,最近经常映现有人被吸干了血,死得好似干尸一样。而且,经过一查,发现死的人都有个协同点,那就是都姓刘。刘云舟作为捕快里的捕头,天然不能推绝地查起了这案子。

只是日访夜查,一颔首绪也没有。题目出在哪里,谁和姓刘的有仇?刘云舟一点概念都没有。想起自己姓刘,但是却从来没有听过任何关于刘姓得罪谁的事情啊?刘云舟不由地一阵忧?。看那些死尸的样子,心里的恐惧感也一再让他心底发麻。

只是,那日邂逅那个白素的美丽男子之后,刘云舟就好似脱了魂一样,西子湖畔。每天神不守舍的,时不时地还会冒进去那么一些话: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窈窕淑女,正人好逑。求之不得,心机所往。梦不如梦,醒不如醒。苍茫一遇,暗自伤神。——”

在他手下的捕快们知道缘由后,就忍不住笑他:“捕头啊,既然那么喜爱那个男子,人家又把地址通告了你,你不如就去看看她,到底何方家底。上门求亲去,不就得了?用得着这么苦思苦想的,神不守舍的?”

刘云舟被众人这么一哄笑,脑门子也马上敞亮了:“对对,你们说的对。与其在这里等着可能再次相遇,还不如间接上门去。要是人家真的觉得我不赖,那就间接娶了。”

众人一阵大笑:“捕头也真是够搞笑的,人家姑娘要是不答应你呢?瞧你平时那拖拉样子,现在扭捏起来,也够让人瞧不过去的。改明儿找私人陪你去吧,不然,在人家姑娘面前说不出话来,可就要竹篮打水一场空喽!”

“去去,乌鸦嘴。求亲之事,奈何能假手于人?都给我查案去,别打搅我的兴致。”刘云舟心下一喜,便急急往外赶去,拿着点银两,买了条上好的白布,换了身平时特喜爱的清洁的衣服,就往南峰山走去。

南峰上在这一带很着名,相传此山,原是一道教神仙修炼之处。天地灵气会萃在此,不论你站在山下还是山中,你都不能看清它的样子。终年被云雾旋绕的南峰山,一向仙名远播。只是这一带,不常有人来。樵夫们都怕在这山中迷路,由于仙家之地,误入仙境,到岁月会是什么样的光景,谁都不知道。而且这山险峻,有陡坡,常人没事也不会到这里来。

南峰山上,听说有千年万年的不老松,松树茂盛,经常到了下午,这一带就阳光照不到了。南峰山下,有一种风浪亭。这风浪亭,听说是当年有名人在此写下:“人活一世,事事风浪。朝暮惜拾,亭中一酒。”而闻名。人活一世,其实传世45woool。哪里都有高低,就算王侯将相,也不过是历史上的一抹烟尘而已,有岁月,倒不如每天像是寻找的,只不过是在这亭中喝上一壶酒的俊逸而已。寥寥词句,雅情顿显,却也是说尽人生,酸甜个中。所以这山,这树,这亭,就变成一个很美丽的传说。

这日,刘云舟赶到南峰山脚下,发现一间竹舍。这竹舍顺着南峰山下的一条小溪的方向而成立,半截悬空在溪上。一根长竹竿好似栋梁一样撑持着这小舍,竹舍分为两层,下面这一层,用竹子连排接起来,倒是很像以昔人家在湖中撑游的伐排,一旦下雨,雨水可以从下面间接落到下面,可以变成一个雨帘。中央高突进去的局限,用一篷布盖住。接近空中一层略宽,面前的院子里,有几根竹竿间接做成接水的样子,接住从山中流出的水,竹竿下面,放着一个大缸。这日已是晴天,有山中的水从竹竿高超过,落入缸中,只是缸中水曾经满了,溢进去,慢慢地变成一条小渠,流向面前的小溪。小溪的水哗哗有声,溪上有些石块,溪水撞击处,声响颇为动听。竹舍边上,种了好些花,那些花的名字,刘云舟根底说不进去。只是略略一看,便知道甚是贵重,不是一般人野生植的花中。

刘云舟略一思索,便上前到了门口,门口挂着一条细绳,下面:“来宾来访,请拉细绳。”刘云舟探索枯肠地拉了一下绳子,门应声而开,门边上有个声响收回:“白姑娘,有客来访。白姑娘,有客来访!”

刘云舟不由地心中一阵暗叹,好一个心思敏捷的男子,竟然可以做出这样子玄妙的机关来。心中对于白素的喜爱,特别多了几分。想着她浅浅的笑,笑声中明眸善睐,嘴角一牵,便是风情万种。那一身白衫裙子,特别显得她灵动而飘忽。刘云舟心中暗道:此生,或许再也难以遇到这样子的男子了。

正在考虑时,只听到内中声响响亮地回道:“不知是哪位来宾来访?”

“在下刘云舟,又是叨扰姑娘。”刘云舟忙回答道。

竹舍的里层的房门一开,白素浅笑地站在门前:“原来是刘公子,内中请吧。”

刘云舟一阵暗喜,忙颔首往内中走去。

(五)

窗明几净,微开的竹窗外吹进来一阵清风,带着阵阵的花香。屋子里,竹架上,摆放着一些竹制小品,比方说竹鸟,竹蚂蚱,竹蜻蜓,甚是体面。竹架下,是一些日用小品,有竹篓,竹梯,竹脸盆,竹篮,还有许多刘云舟在这之前都没有看过的东西。

这种整一套的竹规模房子,倒是令人目下一亮。刘云舟抬眼看向房子中央的一个小院落,内中种满了向日葵,一株株,实在有人那么高。向日葵开得正艳,下面还有几只蜜蜂在采蜜,飘然间,卒然觉得自己好似到了室外之源一样。刘云舟不由心下暗忖:“这个白姑娘,言语之间似乎文绉绉的,像是个读书人家的小姐。只是这院落,却又是像极了闲云野鹤一样的江湖男子,真是让人难以定位她应当是哪一类型的人。听说新开传世sf。”

正在思想间,就见白素拿了一壶酒走了进来,轻声道:“刘公子初次离开寒舍,奴家没有什么可以上得了台面的,唯有这竹叶青酒,倒是可以一喝。”

刘云舟悄悄一笑:“白姑娘还真是客气。在下是衙门捕快,从来公务在身,不沾滴酒。此次前来,实在是冒昧。在下之前觅得一块上好布料,上次见到白姑娘的那条手绢上绣的图案,甚是喜爱,不知道姑娘有没有闲隙,可以给云舟绣上一朵上好的花样?”说完,掏出那块

白素轻轻一惊,轻声道:“公子既然如此说,那白素当然没有退却之礼。白素现在就为公子绣上一朵花,请公子稍等。”

刘云舟惊奇:“姑娘现在就能修好?!”

白素轻笑:“刘公子可真是爱开玩笑,白素从来就是绣娘,以帮他人绣东西为生,这小小的花样,哪能须要多长时间?”说完,转身从竹架上取下一枚针,然后找了快绣花用的托,手中的细线缓慢流转,不几时,花的样子便映现在目下,栩栩如生。白素手中的针缓慢地上窜下跳,没多久,花上便多了一只采花的蝶儿。

刘云舟不由心中暗暗佩服,轻笑道:“白姑娘可真是令在下不知道说什么好,你这样的男子,想必这世上没有几人吧。不知姑娘可曾婚配?”

白素的神气马上微红,轻声实在低到刘云舟再也听不进去:“奴家尚未婚配。”

“那,不知高堂何在?”刘云舟又道,“在下有事想要请示令堂。”

白素的神气轻轻变白:“父母早已不在,唯有一个姐姐,远嫁异域。”

刘云舟心底马上一阵寒流经过,笑着道:“那么,姑娘的事情是不是姑娘自己能够做主?”

“这个,那是天然。白素此地无亲无故,当然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。”

刘云舟一听,傻愣了一会儿,神气轻轻发红,嘴里吞吞吐吐隧道:“白姑娘,你既然尚未婚配,而且年龄看下去也并不算小。我刘云舟直肠直肚,自那日在西子湖畔遇到姑娘,一直心心念念着姑娘,如若姑娘不弃,可能,就把你自己许给刘云舟,从此,由云舟来赐顾帮衬你的一切,可好?”

白素原本刚好拿着一杯竹叶青下去,一听这话,马上手中的酒杯一抖,酒洒了一地,她神气一青,道:“你的趣味是,你要娶我?!”

刘云舟一阵脸红:“姑娘意下如何,要是现在不能给云舟答案,可能迟些日子再回复云舟,云舟可以先行告退。”

白素轻轻一愣,看到刘云舟就要转身,卒然一个踉跄扑了过去,刚好落入刘云舟的怀里。刘云舟的心一阵狂跳,迎面而来的香味使得他周身发软。清风传世官网。只是他却没有看到,就在那被洒落地的酒里,一条竹叶青蛇慢慢地游进去,眼光幽怨地看了一眼白素,朝角落里游去。

白素似乎一脸窘蹙的样子站起来,为难隧道:“公子刚刚的话,也确凿卒然,使得白素一时回响反映不过去,容白素想想。”

刘云舟颔首很全心当真隧道:“白素姑娘,云舟固然是个莽汉,不懂得奈何体贴和赐顾帮衬人,也不懂得说什么话哄人开心。但是姑娘请宽心,要是姑娘答应云舟的请求,云舟从此,一定失职尽心性赐顾帮衬姑娘,不让姑娘遭到半点的侵害。”

白素脸上浮起一抹笑颜,道:“刘公子,你奈何就想到我会受侵害,而不是你自己受侵害呢?”

刘云舟轻笑:“身为良人,天然有职守有必要保护自己喜爱的人。何况我一个良人,哪里那么方便受伤呢?白姑娘,云舟先行回去,五日后回来,请姑娘五日之后,给云舟一个回答,好吗?”

白素轻笑颔首:“你刚刚为什么不喝下那杯酒呢?”

刘云舟笑道:“酒虽诱人,但是易伤身,也亦上瘾。白姑娘,我怕我喝下这酒,从此之后,就再也回不去了。山间如此诱人,房子如此诱人,人如此诱人,我曾经醉了7分,若是再喝上这酒,怕是10分醉意,至此之后,便是风花雪月,梦里异域,回不去实际了。白姑娘,7分醉意尚好,我不须要百分百的醉。易醉也易醒,留几分苏醒给自己,理想以后不至于太扫兴。请姑娘仔细思索云舟这私人,如若有缘,愿此生相系。”

白素目送着刘云舟走远,才呢喃道:你知道45woool找传世。“天底下,竟然还有这样子的良人,倒是少见了。要是不姓刘,那有多好?!”

(六)

看着白素在自说自话,一旁角落里的青衣男子悄悄隧道:“师姐,你不会和珍姐姐那样,爱上常人吧?”

“奈何可能呢,姐姐是我的前车之鉴。”白素悄悄隧道,“小青,你憎恨我刚刚放过他吗?”

小青嘻嘻一笑:“没有啊,师姐。我自从在观音菩萨眼底下溜到这里。我就是想要看看,我们蛇类爱上人类会是奈何样的场景的啊。珍姐姐固然是个后头例子,但是珍姐姐在常人的嘴里,可是一个佳话呢。小青就是想知道,那些人类嘴上说珍姐姐奈何奈何好,要是真的发现蛇和人相爱,又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?”

白素冷声道:“你还善趣味提徒弟,你知道徒弟她老人家慈善为怀,所以能够包容我们这些在那些仙家眼里的异类。我是有负徒弟之意,由于那雷峰塔下关着的是我的亲姐姐。而你呢,你知道你要是出了事情,徒弟也一定能够保得住你。神界,佛界,仙界,道界,人界,妖界,魔界,原先的三界,独立进去的派系越来越多,夺取也日益热烈。如若一个不子细,坏了徒弟的名望,那我们也真是算太不懂得珍惜自己了。你翌日就回去徒弟那里,好好修行。”

“不嘛,师姐,我好不方便才进去一趟,你就让我多玩几天。对了,师姐,你说你曾经有了99个魂魄,只消再获得一个魂魄,就可以间接汇成抵挡轩辕剑的阴柔之气。到岁月,你就可以取出王屋山上的轩辕剑,劈开雷峰塔,救出珍姐姐,那可是真的?”小青一笑,脸上还有些稚气的笑颜,使得她头路生辉。

“恩,就差了一个。”白素傻愣楞的自说自话道。

“刚刚那一个?”小青似笑非笑隧道,“姐姐终究在这末了的关头,还是被牵绊住了。徒弟曾说,万事总有因缘际会,这日的因,是明日的果。这日的果,是昨日的因。看来,姐姐终究会在这下面,遭到这99个魂魄带来的恨意,从此变成怨网,牢牢地困住姐姐。”

白素一笑:“是是非非,恩恩怨怨,我不想管。我唯有一个目的,那就是要救我姐姐。”

“师姐永远不通晓,以他人之死去布施所谓的生,是最笨拙的一种本领。师姐刚刚还想借我之毒去要那私人的命,只是怜惜,那私人内在的灼烁,无法用这里的阴气去笼罩。好了,师姐,你先忙你的吧。师妹我,处处闲逛去了哦。”小青呵呵一笑,青涩的脸带着点少女的羞怯,有带着点江湖的豪气,眼波流转,笑意盈盈地闪了开去,转身又留下一话:“徒弟让我通告你,珍姐姐之所以会被压在雷峰塔下,不是别的什么出处,而是珍姐姐当年,煽动海中万千生命,操纵自己多年的功力,水漫金山,死了很多人,才会被压在雷峰塔下的。徒弟还让我通告你,刘邦宰白蛇,也就是师姐和珍姐姐的母亲之后,刘邦虽夺得天下,但是没多久也死在其中,刘氏先人曾经一度也过得很凄凉。当年,刘玄德在白帝城把刘阿斗交托给诸葛亮,也算是白帝之魂在此障碍。徒弟说,万事不如顺其天然,师姐千万不要强求,不然,因果相报,总有一天,师姐会通晓,什么叫做天理循环,生生不息。”

白素漠然地望着空中,很快就对小青道:“生死有命,请你传达给徒弟,徒儿感激她的指点,只不过,人生的路,曾经走到这一步,无法回头了。我曾经放不下这恩恩怨怨,也走不出自己多年以来给自己布下的局。”

小青回头一阵嘲笑:“你啊,就是咎由自取啊!自己衡量着吧,到岁月,别说没有人指点过你。”

白素看着小青飘远,眼光落在身后的南峰山上,轻叹道:“南峰山,南峰山,手机网游传奇世界。修尽此生百般缘,不求老过山中松,不求修得山中仙,不求望尽山河路,只求莫死风浪中。”

声响飘远,漠然则空灵,唯有远处的山脉,不停地回音着她的话,似在呜咽,似在啜泣,似在低诉。雷峰塔里,声响幽幽然:“素素,你又何苦步姐姐后尘?姐姐当年,也是放不下母亲之死,处处找刘氏寻仇,末了才被人砍中关键落于荒野,得许仙相救。原本在菩萨面前,都曾经放下一切,但菩萨却说我有一情缘未了,所以才会为报答许仙,在他这一世原本就高低的生命里,扮演一个妻子的角色,等其老去。等此事一完,我本就可以步入仙道,享有仙籍。秋水传世。但是素素,你不知道,常人之间,原本就是战争的狠恶,何况这些比一般常人都灵敏的仙家,他们天然鄙夷我们的出世,处处设计于你。法海不过是他们中一个还未修成仙的和尚而已,要是说,要在我和法海之间选一个入仙籍,素素,你知道,他们会选谁的,对不?素素啊,缘来缘去,不过是对于生活的一种见地而已。放下执念,或许能够夸夸其言。我本生下孩儿,远去即可,只是我贪恋阳间情感,贪恋和许仙的爱情,才会被人摆了一道。素素,莫要执念于什么仇恨,冤冤相报,报不尽的啊!”

只是这话,隔着气氛,隔着漫漫浮云,在天外中飘忽不定,没有人能够听到内中在说什么,唯有回音,在呼啦啦地响个不停。

正在回家路上的刘云舟,倒是表情好好,他考虑着:“这个白姑娘,状貌清丽白净,嘴唇玲珑而苍白,一双翦水之眼似乎会说话一样,嘴一动就仿若山间清流,声响动听似乎水声潺潺,说话客气而笑颜满面,就连刺绣都那么熟习上手,单是看看这人,这白娟上的花蝶,自己早就被深深吸收住了。这次她并没有完全回绝我,想必心中对我,还是有一定的反感的。”

头顶一朵青云擦过,云间卒然呵呵一阵笑声,微轻却是听得真切。刘云舟一惊,心里思量着道:“公然是仙家之地,看来真有神仙在此啊。”

(七)

五日之后的那天,刘云舟早早就起来了。他对着脸盆里的水照了又照,感到自己整私人看下去还是蛮魂灵的,心中轻轻抓紧。找了那日穿过的青衣,从自己的箱底摸出一把以前娘亲留下的簪子,就往南峰山走去。

这日,天朗云清,从县城一路到南峰山,其实并不远,看着那日。只消过一条街,一座桥,一条小路就能达到。刘云舟这天特别的神清气爽,一路走一路哼着曲子,慢吞吞地朝白姑娘的竹舍走去。经过那条小路的岁月,看到一条小青蛇躺在路旁,血肉含混,或许曾经死了。刘云舟卒然想起那日白素递过去的竹叶青酒,当日白素的酒,或许是动物做的,要是用真正的竹叶青蛇酿酒,不知道会奈何样?刘云舟没有细想,就捡起那条蛇,装进随身带着的腰包里,心花怒放地往白素住处奔去。

到了竹舍近前,门轻掩着,白素正站在向日葵下,一身素白的裙子,显得她好像世外之人似的。刘云舟忍不住一声轻叹,美人啊,只消在哪里悄悄一站,便处处都是景物。一身素衣,在向日葵金黄色的花朵之下,显得是那样的清丽脱俗。她看到刘云舟的到来,转头婉儿一笑:“你来了?!”

“恩,我来了!”刘云舟大步上前,笑意上扬,“姑娘想得如何?”

白素叹了口吻:“这几日,我几番思量,都未能定夺。我有一姐姐,在外地,我是想明日去外地一趟,问过姐姐后,再给你回答。婚姻小事,不能儿戏,我自己一时无法定夺。”白素悄悄隧道,“与公子,缘分必然不薄,能够相逢屡次。只是认识公子到底还短,白素自幼无父无母,姐姐一直是白素的凭借,所以我想,我必然得问过姐姐方好。”

刘云舟轻抿了一下嘴道:“那是天然,时间短,可以慢慢变长。姐姐不同意,可以等到她同意。只是你自己,心里认可我才好。人生小事,很多岁月还是要自己同意的。我和你一样,都自小无父无母。所以,我能够确定我的事情,只消你颔首,我立刻陪你去见你姐姐。”

白素一愣,转头望向刘云舟。刘云舟的眼光果断而固执,笑意中带着非常的期许。白素马上觉得心中好似被什么击中了似的,一阵狂乱。她避开刘云舟的眼光,道:“那,也好。”

要是,他知道自己和姐姐都是蛇类修成人身,要是他和许仙一样,方便被他人的压服调动自己开初对姐姐的爱情,那么,这私人,是不是也会有一天,等自己现出原形的那天,被活活吓死?

白素发傻似的悄悄一笑,既入妖道,又奈何敢期望和人一样的感情?

“白素,这个给你!”刘云舟拿出簪子,塞在白素手里。尔后,又从腰间的包里取出那条竹叶青,道,“这条蛇洗洗,拿来浸酒。”

白素原本还在发傻,清风传世。眼光触及到小青蛇时,马上一阵惊呼:“青蛇?!”随即退让了几步,神气惨白成一团纸色。

刘云舟点颔首:“是啊,青蛇,或许刚死在路上,我捡起的岁月还流着血呢,想必是簇新的,浸酒挺好!”

白素的脸固结了,身子僵住着:“青蛇,青蛇,青蛇!”随即转身,逃命似的跑回竹舍房间里,一下子打开了门。

刘云舟一愣,又呵呵一笑:“我倒是忘掉了,人家一个女孩子,奈何不胆怯蛇呢?唉,女人嘛,到底还是软弱啊。”说着,笑嘻嘻地连续往竹舍内中走去,离开那口大缸边,想清洗一下小青蛇。

大缸看下去很深,内中黑漆漆地看不出什么来,唯有这竹排上的水落到那里,才会收回呜咽之声,好似人的喘气或者哭声似的,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。刘云舟原本胆子挺大的,但是一听到这些声响,还是忍不住吓出了一阵冷汗。

他一转身,卒然“啊——”地一声大叫,看到白素正一脸惨白地站在自己身后,脸上没有表情。

刘云舟看到了白素,才抓紧地一笑:“你家这口缸太大了,你一私人用不了这么多水。”

“这缸不是用人装水的,这缸是用来装人的。”白素面无表情地看着他,道,“就差一个了啊,你说我是装满好还是不装满好?”

刘云舟听她话里的言外之意,不由心中一阵颤栗,道:“你,你,到底是什么人?”

“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呢?”白素悄悄一笑,一刹时,现出了原形,一条广大的白蛇在扯牙咧嘴,目露凶光地盯着他道,“我是一条白蛇精,雷峰塔下的白蛇白珍,是我姐姐。世人都以为我姐姐叫白素贞,却不知道素贞是我们两私人的名字。哈哈!你是自己找上门的。我姐姐慈善一世,末了却落到被关了禁闭。我的心中,唯有对这个世间的不平障碍。”

“你觉得世间不平,那么,在这里,死在你手里的人,岂不是更是冤枉?”刘云舟一愣,随即道,“你把自己的倒霉,加在他人身上。你把自己的幸运,当成一种不移至理。天底下,难道就你们姐妹俩紧急,别的人都不紧急吗?”

“哼,你不要用你什么的做人处事的道理来给我说教。你们享用一世的平安幸运,听听自那日在西子湖畔遇到姑娘。却处处逼死我们。你手里的小青蛇,原本是修仙的一条小蛇,曾经蛮有人气,无非是贪玩,处处游戏而已,可是你们却要杀死她。难道不是你们自己遭致诛戮吗?要是不贪,不抢,安身立命,用得着那样子相互诛戮,从此,没有一处能够安全的田产吗?我们蛇类,只消不是他人歹意攻击,是很少自动去攻击他人的,唯有她以为自己遭到了危险的岁月,才会首倡对他人的敌意。”白素冷冷一笑道,“唯有你们这些人类,最不注重感情,抛妻弃子者之,言而无信者有之,信口雌黄者有之,不知恩义者有之。人心的貌寝,比起我们这些生灵来,特别贪婪和霸道。”

刘云舟一愣,慢慢地安适上去,道:“白姑娘,世上之人千千万万,你又为何一棍子打死一共人呢?当年许仙娶你姐姐,虽说曾经有一度背叛,但是末了,还不是为了救你姐姐,受了法海一击,才是去性命,以至于末了在轮回道里宁愿当个杂役,奈何都不愿再次投生?他是为了等你姐姐的啊?等你姐姐有一天能够进去,好再续前缘。”

白素微怔:“你一个衙门捕快,奈何会知道冥界这么多事?”

刘云舟叹了口吻:“世上之事也是够冤孽的啊。你知道吗,我祖上曾经留下《白帝记事》一本书,请求子孙日日细读,说是未来畴昔,可能会有用。这本书,原是诸葛神君传于刘氏祖宗。当年,诸葛神君受刘氏蜀国主公刘玄德委托,赐顾帮衬刘氏少主刘禅。诸葛神君临死时,留下此书一册,并叮嘱刘氏先人,一定要好好细读,他日可能会救刘氏先人一命。诸葛神君也算是旷世少有的奇人,竟然连千年之后的事情也算了个或许。要是你不现出白蛇之身,我还想不起这些。方今,我想我曾经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。白姑娘,刘氏99条冤魂曾经落入你手,你难道不想想,你母亲的性命紧急,刘氏那些生命就不紧急吗?白姑娘,你应当收手了。要是白姑娘一定要救你姐姐,无非是想取得轩辕剑。此事,刘云舟愿意代劳,为姑娘鞍前马后,清风传世官网。间接奔赴王屋山,取出轩辕剑。”

白素被他说的话惊住了,不由问道:“诸葛神君难不成还留下了取轩辕剑的法子?”

“有一点概述,但是没有解释具体奈何做。不过,我们可以去参详一下,去王屋山看个究竟,要是能够从诸葛神君的提示里,获得点什么,总比你,连奈何做都不知道,只是听人说,却无故取人道命要好。”

白素看到他眼里的真挚,点颔首,转身看向远处的雷峰塔道:“但愿你没有骗我,但愿姐姐能够受上天庇佑,得以自在。”

(八)

说起这王屋山,不得不提两私人物,一个是远古时期的轩辕氏黄帝,一个是曾经一度要移开王屋山的愚公。听说当年,轩辕氏黄帝在王屋山下建功立业,留下传世宝剑轩辕剑,不单能够斩妖除魔,而且,不论是世上奈何样坚韧,奈何样具有法力的物件,在它面前,都如断丝一般。由此可见,轩辕剑的能力。只是这轩辕剑,既然为上古神剑,想必要取得,必然是件难事。由于轩辕式黄帝善待百姓,注重人情与农业,曾经被华夏儿女高歌远祝,华夏儿女更是自称炎黄子孙。黄帝和炎帝都是上古贤德之帝,获得百姓万世赞许,所以作为黄帝之剑的轩辕剑,异样沾染其隽誉,灵力更是非同一般,寻常人根底找不到它的所在。其二是名动三界的愚公。这个愚公,当年由于王屋山和太行山阻挡交通,想要移开两山。曾经有人劝其甩手,绕道而行。愚公说,只消自己子孙世代移山,两山必然会被移走。愚公此言,从而了落得个贻笑雅致。

愚公虽说意志可嘉,但是太行王屋两山,不但宏大峻拔,而且一直被世人称之为神山,天然想移走,就算你算上儿子,算上孙子,算上孙子的孙子,也一定能够移走。但是,愚公此言,不知是打动了神灵,还是颤动了此两山。第二天,王屋和太行两山,竟然一夜之间凭空消逝了。

原先一直有人想要获得轩辕剑而取得天下,只是从那时起,没有人再知道王屋山和太行山的着落。若干年后,虽说还有人处处寻王屋山,但是传说就成为了传说,没有人知道,真正的王屋山在哪里。慢慢的,江湖浮言也变成了一些茶余饭后的笑谈而已。

白素修炼多年,深知江湖玄秘,知道大凡空穴来风,必然无缘无故。这些年,她把听到的一些片段组合起来,倒也晓得了或许。方今听说刘云舟手里,还有当年诸葛亮的一些留据,不由喜出望外。诸葛亮死后,因其活着间赞誉过旺,无法投普通常人之胎,所以被奉为诸葛神君,享用世人香火,相传他生前留下很多锦囊,不单救过自己的后代,也救过不少无辜之人。

所以他留下书籍想要救刘氏子孙,也无独有偶,由于当年,刘玄德的“三顾茅庐”令他扬名天下,使得他的才干获得恣意阐明。得人识才,犹如良驹遇伯乐,所以白素听到刘云舟这些话,天然是疑神疑鬼。

白素看着目下这个半是书生般怯懦,半是江湖汉子般坚毅的刘云舟之后,真挚隧道:“刘公子,若是你真的帮我取到轩辕剑,那么,你从此叫白素做什么都可以。白素定是对刘公子感激不尽,愿意为刘公子冲锋陷阵,在所不辞。”

刘云舟眉头一展,笑意上浮:“白姑娘你先别应许太早。世上之事,最难操作把持的就是人心。你要知道,人的欲望是很强大的。你若是如此许可,说不定不日之内,云舟就会变得对你呼来喝去,把自己当官老爷一般,再也不是像现在这样子,和白姑娘态度冷静地说话了。”

白素听得心中一震,不由抬眼看向刘云舟。此前,她还未有发现人,看待自己像看待亲人一样,如此郑重地,如此全心当真地和自己说人生的道理。她的眼里,轻轻浮起泪光。人世间,最方便让人哭的,不是生活的不易,而是在不易的生活中,获得他人的体贴和珍爱,以至感同身受地和你站在一起。

“等姑娘看过这本《白帝记事》之后,再来确定我之前和你说的事情。白姑娘,云舟深知,缘分可贵,既然我们之间有着如此深沉的纠纷,那么,有些东西,迟早也要处置的。”刘云舟伸手从怀里取出一本书,塞到白素手里。书面白纸糊着,你看热血传奇主页。并没有写着什么字。这书面的白纸,素净而柔滑,摸下去很是痛快。白素在刹那间,似乎要泪涌而出。唯有,也唯有懂得人心的人,才会这么得把自己母亲的事情写进书里,而且这样子的保护。

“天下之事,唯情可贵。世上之人,唯义难存。今得主公交托,将小儿及江山放置我手。亮深知此事艰巨,也深知自身已老,然蜀中已无大将,当年同事之人,都付予江山之中。世事苍茫,人情难却。亮不敢妄断未来之事。今在白帝城,夜有一梦,梦中一白蛇挡住,一良人挥剑宰断其身。白蛇既死,口吐一言:他日刘氏子孙,必死于我白氏之手。亮醒来大惊,才思及汉室江山成立之初,高祖宰挡路白蛇一说。亮深知此梦必然特别,于是留言告知刘氏子孙,他日若是有白姓人家接近,不得不防。然,次日,亮又有一梦,白蛇曰及,若要破解白氏和刘氏之冤孽,须得取得上古之剑轩辕剑方可。轩辕剑,乃在今世王屋山,它世南峰山内。亮思及千年之后,轩辕剑必然灵力大增,因其乃杀人之剑,以血养身,此剑性情已在半正半邪之间,特别人可接近。唯有一法,须得至情至性之人的血才干使其安适,去其魔性,还其正义之心。然,若是要世上这样的人的性命,刘氏子孙必然不能为之。须知天理循环,此事万万不能为之。——”

白素一边念着,一边皱眉,等念到末了几句时,曾经实在要窒息了。学会遇到。虽说她天性凶险,身为蛇类,内在的野性和后天的修为,使得她也经常抵牾不已。但是到底修炼多年,受了点浸染,知道人世间的是是非非,好与坏。其实她也知道,只消人家不犯她,她也不会找人麻烦。要是不是姐姐的事,她也不想多此一举。只是,这天下,到哪里去找什么至情至性之人?

刘云舟望着白素道:“白姑娘,我想你应当通晓,世上之事,自有支配,望姑娘别太固执。——”

白素一笑:“我守在这南峰山下多年,知道此地的气味,时常正邪难分,不想原来一直想要的轩辕剑,竟然就在这里。刘公子,你可是喜爱我?——”

刘云舟回眸静静地看着她,道:“当年西子湖上,看到你一眼,就惊为天人。云舟深知人妖殊途,但是还是愿意博上一博。我们江湖人,不会顾及那么多的什么是非,我只知道,心里的喜爱,就是此生的念想。白姑娘若是放下固执,云舟愿意和白姑娘相守到老,而且会一直去雷锋塔下看白姑娘的姐姐。理想以此打动上天,能够取得上天的怜悯,放出白姐姐。”

白素回眸很全心当真地盯着他,很久很久,才道:“你,真的太天真了。这世上,还有怜悯这个词吗?”白素卒然哈哈大笑,眼光里呈现邪魅之色,“天底下,最不靠谱的就是感情。特别是你们人类的感情。仅仅见过我一面,就说什么喜爱和爱。这样子的话,我听得腻了,就像当年姐姐遇到许仙一样。就像以前遇到我的那些人一样,你独一有一点不同的是,在我现出原形后,还能这么冷静。”

白素悄悄一笑,嘴上一样,舌尖吐了进去,身子慢慢地变长,慢慢地缠上刘云舟的身体,一圈一圈地绕了过去。刘云舟一阵惊奇,心中不由的颤栗起来。蛇,冷冰冰的蛇。那滑过脸上的冰冷,让他下认识地一阵恐惧。蛇,蛇啊!

不是他怕蛇,而是这样子成为妖精一样的人的蛇,该是多么的恐惧。刘云舟下认识的手伸向了自己的腰间,想要取出那把剑。刚刚看到她贼眉鼠眼,暖和恬静的样子,他就算知道她是蛇,也不胆怯,但是现在这样子的她,他无法不胆怯。到底,不是同类啊。

“白姑娘,请,请你,放,放开我,好吗?!”刘云舟一边喘气一边问到。

“太迟了。”白素的神气狰狞而令人恐惧。她原来就是蛇,方今这样子接近人体,内在的野性和魔性曾经无法抑遏。她的尾巴一抽,缠上刘云舟的脖子,用力越来越大:“要是下辈子,你能转生为蛇,或是我能转生为人。我们再来研究之前的商定吧。”

话音刚落,尾巴曾经紧紧地绕住刘云舟的脖子。刘云舟曾经窒息了。他的脸上,带着一点恐惧,一点不舍,一点恨。

白素喘了口吻,慢慢地克复人形。她看到死在她边上的他,眼里一片茫然。她深深隧道:“我早曾经入了魔,你曾经是第一百个。你要知道,我曾经无法操作把持我的性情。若是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,或许,我们的命运就会更改。”

刘云舟的嘴角有血冒出,美丽而红得诡异。白素望着他的血,莫名的一种怂恿打动,就扑了下去,不停地吮吸起来。

就在那时,身后的南峰山卒然一阵晃动,犹如天崩地裂般,山中一把剑咆哮而出,直直向白素袭来。白素此时,曾经忘情地在吸血,根底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剑。那把剑好似一私人操作把持一样,一下子刺进白素的背部。白素应声倒地,面前一滩血流出。她的血和刘云舟的血绕在一起,慢慢地混合了起来。背部的那把剑沾染了两种血,卒然呜咽一声,咆哮着往南峰山而去,消逝在云雾里。南峰山的云雾慢慢散去,山间一棵棵树木葱翠而宏大。阳光落上去,满地的山花和落叶,美得惊人。

死在血泊里的白素,一身素白的衣服,裹住她娇小的身子,她还是一个姑娘样子状貌,没有变成蛇。而边上的刘云舟,手还悄悄地揽在她的腰间。刘云舟的血,原来就是传说中至情至性的血,这血,保住了白素的人身。

等刘云舟的哥们找到他们时,正版传奇世界官网。看到两人这样子的形态,忍不住一声叹息。鸳鸯命苦啊。于是,两人被葬在南峰山下的风浪亭旁,立碑云:“刘云舟和妻白素之墓。”

雷峰塔内,声响幽幽:“素素啊,世事苍茫,倒不如投胎为人,相爱一世吧。”

2014.1.6


你知道传奇世界手游官网开服
自那日在西子湖畔遇到姑娘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